首页 > 正文
江苏有治医院癫痫专病吗,杭州都有哪些医院会治疗癫痫的,江苏有专家的医院癫痫专病

在上海看癫痫病哪家医院好啊,江苏哪家医院治癫痫比较好,江苏原发性癫痫病怎么治,安徽治疗羊角风要多少钱,浙江看癫痫病有哪些医院,安徽中医治疗儿童癫痫病,浙江中医治疗癫痫病的医院,浙江癫痫病专科医院电话,杭州治疗癫痫病可以手术吗,上海虹桥癫痫医院在哪里

  原标题:傻眼了!结婚当天婚庆公司跑路了 新郎无奈自己操办婚礼

  一对新人结婚本应该欢天喜地的,但是廖小明(化名)怎么也没有想到,结婚当天,收了一万多元负责婚礼布置的艾斯婚尚婚庆公司竟然跑路。设备没到,人员没到,新人只得重新花钱请人操办婚礼,一场喜气洋洋的婚礼“寒酸”收场。

  “一辈子最重大的婚礼,竟然被艾这个婚庆公司给毁了。”10月6月,廖小明对成都商报记者说,没有扎花没有布置,婚礼缺乏氛围,新人竭力挽救,婚礼还是有些寒酸。

  据艾斯婚尚员工透露,10月5日经过艾斯婚尚经办的婚礼有5场,每一场都如廖小明一样,惨淡收场。法律专家表示,艾斯婚尚的行为已涉嫌合同诈骗。

婚礼现场布置得很仓促

  

  10月5日,是新郎廖小明和新娘周英(小)的好日子,两人将举行婚礼携手共度一生。

  然而,早上7点半廖小明抵达婚宴酒店却发现,原本该喜气洋洋的婚礼现场,没有扎花、没有布幔,没有红地毯,没有胸花……只有一个还在等设备的婚庆公司现场统筹人员。

  “11点半婚礼仪式开始,早上7点半、所有东西都应该准备好,但是什么都没有,没有设备,没有人员。”新郎廖小明说,虽然化妆师、主持人、摄影摄像到场,但是没有付费,婚庆公司负责人黄亮电话打不通,大家没办法开工。

  眼看吉时已到,不得已,一对新人紧急补救,把婚车开到附近的花店插花,重新付钱给主持人摄像摄影师,11点30分,一场仓促而简陋的婚礼才如期举行。

  “我怎么也没有想到,人生一辈子最重要的婚礼竟然毁在婚庆公司上。”廖小明说,在此之前,他和婚庆公司沟通良好,没有任何不对的迹象。

  7月16日,准新郎新娘拍摄婚纱照时,婚纱店工作人员向他们推荐了艾斯婚尚,很热情用车把他们送到艾斯婚尚,经过艾斯婚尚店员的介绍,廖小明觉得该公司提供的婚庆服务比较划算,风格也比较喜欢,当天签订了合约。

  双方签订的合约和合约附件婚礼服务清单显示,服务明细包括主持人、音控师、婚礼跟妆、婚礼跟拍、婚礼跟摄、策划督导、舞台装饰、通道装饰、交界区装饰,以及新人、父母和来宾花饰,以及婚礼各种指示牌,每一项都详细列明费用。

  “整个婚礼收费11500元,我们分两次付费,婚礼之前付费了90%。”廖小明说,签约当天付费了5750元,8月16日之前沟通婚礼流程时再次付费4600元,剩余1150元尾款,双方合同约定婚礼结束再付款。

  一切看起来都很顺利。10月4日中午,艾斯婚尚派了一个现场统筹人员到酒店布置现场,可是,一直到凌晨才有一车布置T台设备到场,其他布幔、红地毯、以及扎花,指示牌都没有提供。 10月5日凌晨4:30分,廖小明收到该公司负责人黄亮一条微信,黄亮说手机掉了,请联系另外一个电话,可是黄亮提供的电话无法接通,此后黄亮的手机也无法接通。

  “那个现场统筹人员一直在现场等公司设备,等到7点半都没有等到,他也联系不上公司。”廖小明说。

  当天下午,婚礼结束后,廖小明父亲前往艾斯婚尚讨要说法,公司已经人去楼空。

  

  10月6日,成都商报记者找到了位于王府井C座的艾斯婚尚,记者在现场看到,该公司玻璃大门紧锁,里面的设备全部搬完,杂物凌乱摆放。门口房东张贴了一张告示:所有艾斯婚尚事宜请联系负责人黄亮,不得擅自进入屋内。

  公开的工商信息显示,艾斯婚尚所属公司为成都盛世天骄文化传媒有限公司,其法定代表人为黄开慧,黄亮是股东兼监事。成都商报记者试图拨打该公司所有能查询到的电话号码,电话均关机,记者发送了短信,没有收到回复。

  “我怎么也没有想到,一个婚庆公司会把婚礼办成这个样子。”负责廖小明婚礼现场统筹的艾斯婚尚员工韩剑秋说,10月5日,艾斯婚尚经办的婚礼一共有5场,由于同样原因,每一场都以“惨淡收场”,“看起来特别寒酸,特别LOW。”

  韩剑秋说,他是黑龙江人,于9月28日入职艾斯婚尚,10月1日,该公司经办了一场婚礼也遭遇了黄亮不给设备商结款问题,后来在派出所干预下才结清。

  “婚庆公司的操作流程是这样的,所有婚庆设备、人员都是从第三方聘请,但是一般来说都是签订合同提前预定好。”韩剑秋说,而艾斯婚尚10月5日的5场婚礼,都是他来了之后利用自身资源临时联系的,为了防止发生像10月1日结款纠纷,他提前跟设备商沟通好,布置一场结款一次,不料,廖小明的婚礼仅到了一车设备。

  “我把这一车设备全部用完,就只能布置了一个简陋的T台。”韩剑秋说,缺乏设备,其他装饰都没有,因此整个婚礼看起来非常“LOW”,显得很“惨淡”。

  事情发生后,韩剑秋试图联系老板黄亮,但是对方电话无法接通,前往公司查看,公司值钱设备已搬完,他也找不到黄亮。“据我所知,公司就我,黄亮,黄开慧三个员工。”

  成都商报记者联系到了艾斯婚尚经办的另外一场婚礼当事人,这位当事人表示,婚礼当天就联系不上策划师黄亮,扎婚车、现场布置等婚礼事宜皆是临时找人花钱完成,整场婚礼没有一个婚庆公司的人,现已立案,交由警方处理。

  

  对此,蓝鹏(成都)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小虎认为,从种种迹象来看,该婚庆公司已涉嫌合同诈骗。

  “从签订合同开始,该公司就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因此人员、设备都没有到场,事后又人去楼空,显然不是因为什么原因导致合同无法履行,而是从头到尾该公司就没有想要履行合同。”陈小虎说,建议当事人报警,由警方进行调查处理。

  四川广力律师事务所律师蒲虎表示,此事是合同违约还是合同诈骗,要从两个主观和客观上来判断,第一,看该公司是否具有履行合同的条件,从事件描述来看,如果该公司自己没有设备和人员,但是如果有下方服务商,如提前与设备供应商等人签订了合同可以保证婚礼服务合同的履行,那么视为具有履行合同客观能力;第二,婚庆公司负责人是否想要履行合同。“公司负责人发生事情后跑路,主观上不想承担责任;人员和设备都是临时找的,客观上不具备履行合同的能力,该公司涉嫌合同诈骗,建议当事人报警。”蒲虎说,目前来看,该公司的民事责任无论如何无法避免,现在需要警方予以进一步调查,看是否需要承担刑事责任。

  来源:成都商报

责任编辑:张迪

  原标题:傻眼了!结婚当天婚庆公司跑路了 新郎无奈自己操办婚礼

  一对新人结婚本应该欢天喜地的,但是廖小明(化名)怎么也没有想到,结婚当天,收了一万多元负责婚礼布置的艾斯婚尚婚庆公司竟然跑路。设备没到,人员没到,新人只得重新花钱请人操办婚礼,一场喜气洋洋的婚礼“寒酸”收场。

  “一辈子最重大的婚礼,竟然被艾这个婚庆公司给毁了。”10月6月,廖小明对成都商报记者说,没有扎花没有布置,婚礼缺乏氛围,新人竭力挽救,婚礼还是有些寒酸。

  据艾斯婚尚员工透露,10月5日经过艾斯婚尚经办的婚礼有5场,每一场都如廖小明一样,惨淡收场。法律专家表示,艾斯婚尚的行为已涉嫌合同诈骗。

婚礼现场布置得很仓促

  

  10月5日,是新郎廖小明和新娘周英(小)的好日子,两人将举行婚礼携手共度一生。

  然而,早上7点半廖小明抵达婚宴酒店却发现,原本该喜气洋洋的婚礼现场,没有扎花、没有布幔,没有红地毯,没有胸花……只有一个还在等设备的婚庆公司现场统筹人员。

  “11点半婚礼仪式开始,早上7点半、所有东西都应该准备好,但是什么都没有,没有设备,没有人员。”新郎廖小明说,虽然化妆师、主持人、摄影摄像到场,但是没有付费,婚庆公司负责人黄亮电话打不通,大家没办法开工。

  眼看吉时已到,不得已,一对新人紧急补救,把婚车开到附近的花店插花,重新付钱给主持人摄像摄影师,11点30分,一场仓促而简陋的婚礼才如期举行。

  “我怎么也没有想到,人生一辈子最重要的婚礼竟然毁在婚庆公司上。”廖小明说,在此之前,他和婚庆公司沟通良好,没有任何不对的迹象。

  7月16日,准新郎新娘拍摄婚纱照时,婚纱店工作人员向他们推荐了艾斯婚尚,很热情用车把他们送到艾斯婚尚,经过艾斯婚尚店员的介绍,廖小明觉得该公司提供的婚庆服务比较划算,风格也比较喜欢,当天签订了合约。

  双方签订的合约和合约附件婚礼服务清单显示,服务明细包括主持人、音控师、婚礼跟妆、婚礼跟拍、婚礼跟摄、策划督导、舞台装饰、通道装饰、交界区装饰,以及新人、父母和来宾花饰,以及婚礼各种指示牌,每一项都详细列明费用。

  “整个婚礼收费11500元,我们分两次付费,婚礼之前付费了90%。”廖小明说,签约当天付费了5750元,8月16日之前沟通婚礼流程时再次付费4600元,剩余1150元尾款,双方合同约定婚礼结束再付款。

  一切看起来都很顺利。10月4日中午,艾斯婚尚派了一个现场统筹人员到酒店布置现场,可是,一直到凌晨才有一车布置T台设备到场,其他布幔、红地毯、以及扎花,指示牌都没有提供。 10月5日凌晨4:30分,廖小明收到该公司负责人黄亮一条微信,黄亮说手机掉了,请联系另外一个电话,可是黄亮提供的电话无法接通,此后黄亮的手机也无法接通。

  “那个现场统筹人员一直在现场等公司设备,等到7点半都没有等到,他也联系不上公司。”廖小明说。

  当天下午,婚礼结束后,廖小明父亲前往艾斯婚尚讨要说法,公司已经人去楼空。

  

  10月6日,成都商报记者找到了位于王府井C座的艾斯婚尚,记者在现场看到,该公司玻璃大门紧锁,里面的设备全部搬完,杂物凌乱摆放。门口房东张贴了一张告示:所有艾斯婚尚事宜请联系负责人黄亮,不得擅自进入屋内。

  公开的工商信息显示,艾斯婚尚所属公司为成都盛世天骄文化传媒有限公司,其法定代表人为黄开慧,黄亮是股东兼监事。成都商报记者试图拨打该公司所有能查询到的电话号码,电话均关机,记者发送了短信,没有收到回复。

  “我怎么也没有想到,一个婚庆公司会把婚礼办成这个样子。”负责廖小明婚礼现场统筹的艾斯婚尚员工韩剑秋说,10月5日,艾斯婚尚经办的婚礼一共有5场,由于同样原因,每一场都以“惨淡收场”,“看起来特别寒酸,特别LOW。”

  韩剑秋说,他是黑龙江人,于9月28日入职艾斯婚尚,10月1日,该公司经办了一场婚礼也遭遇了黄亮不给设备商结款问题,后来在派出所干预下才结清。

  “婚庆公司的操作流程是这样的,所有婚庆设备、人员都是从第三方聘请,但是一般来说都是签订合同提前预定好。”韩剑秋说,而艾斯婚尚10月5日的5场婚礼,都是他来了之后利用自身资源临时联系的,为了防止发生像10月1日结款纠纷,他提前跟设备商沟通好,布置一场结款一次,不料,廖小明的婚礼仅到了一车设备。

  “我把这一车设备全部用完,就只能布置了一个简陋的T台。”韩剑秋说,缺乏设备,其他装饰都没有,因此整个婚礼看起来非常“LOW”,显得很“惨淡”。

  事情发生后,韩剑秋试图联系老板黄亮,但是对方电话无法接通,前往公司查看,公司值钱设备已搬完,他也找不到黄亮。“据我所知,公司就我,黄亮,黄开慧三个员工。”

  成都商报记者联系到了艾斯婚尚经办的另外一场婚礼当事人,这位当事人表示,婚礼当天就联系不上策划师黄亮,扎婚车、现场布置等婚礼事宜皆是临时找人花钱完成,整场婚礼没有一个婚庆公司的人,现已立案,交由警方处理。

  

  对此,蓝鹏(成都)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小虎认为,从种种迹象来看,该婚庆公司已涉嫌合同诈骗。

  “从签订合同开始,该公司就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因此人员、设备都没有到场,事后又人去楼空,显然不是因为什么原因导致合同无法履行,而是从头到尾该公司就没有想要履行合同。”陈小虎说,建议当事人报警,由警方进行调查处理。

  四川广力律师事务所律师蒲虎表示,此事是合同违约还是合同诈骗,要从两个主观和客观上来判断,第一,看该公司是否具有履行合同的条件,从事件描述来看,如果该公司自己没有设备和人员,但是如果有下方服务商,如提前与设备供应商等人签订了合同可以保证婚礼服务合同的履行,那么视为具有履行合同客观能力;第二,婚庆公司负责人是否想要履行合同。“公司负责人发生事情后跑路,主观上不想承担责任;人员和设备都是临时找的,客观上不具备履行合同的能力,该公司涉嫌合同诈骗,建议当事人报警。”蒲虎说,目前来看,该公司的民事责任无论如何无法避免,现在需要警方予以进一步调查,看是否需要承担刑事责任。

  来源:成都商报

责任编辑:张迪

  原标题:傻眼了!结婚当天婚庆公司跑路了 新郎无奈自己操办婚礼

  一对新人结婚本应该欢天喜地的,但是廖小明(化名)怎么也没有想到,结婚当天,收了一万多元负责婚礼布置的艾斯婚尚婚庆公司竟然跑路。设备没到,人员没到,新人只得重新花钱请人操办婚礼,一场喜气洋洋的婚礼“寒酸”收场。

  “一辈子最重大的婚礼,竟然被艾这个婚庆公司给毁了。”10月6月,廖小明对成都商报记者说,没有扎花没有布置,婚礼缺乏氛围,新人竭力挽救,婚礼还是有些寒酸。

  据艾斯婚尚员工透露,10月5日经过艾斯婚尚经办的婚礼有5场,每一场都如廖小明一样,惨淡收场。法律专家表示,艾斯婚尚的行为已涉嫌合同诈骗。

婚礼现场布置得很仓促

  

  10月5日,是新郎廖小明和新娘周英(小)的好日子,两人将举行婚礼携手共度一生。

  然而,早上7点半廖小明抵达婚宴酒店却发现,原本该喜气洋洋的婚礼现场,没有扎花、没有布幔,没有红地毯,没有胸花……只有一个还在等设备的婚庆公司现场统筹人员。

  “11点半婚礼仪式开始,早上7点半、所有东西都应该准备好,但是什么都没有,没有设备,没有人员。”新郎廖小明说,虽然化妆师、主持人、摄影摄像到场,但是没有付费,婚庆公司负责人黄亮电话打不通,大家没办法开工。

  眼看吉时已到,不得已,一对新人紧急补救,把婚车开到附近的花店插花,重新付钱给主持人摄像摄影师,11点30分,一场仓促而简陋的婚礼才如期举行。

  “我怎么也没有想到,人生一辈子最重要的婚礼竟然毁在婚庆公司上。”廖小明说,在此之前,他和婚庆公司沟通良好,没有任何不对的迹象。

  7月16日,准新郎新娘拍摄婚纱照时,婚纱店工作人员向他们推荐了艾斯婚尚,很热情用车把他们送到艾斯婚尚,经过艾斯婚尚店员的介绍,廖小明觉得该公司提供的婚庆服务比较划算,风格也比较喜欢,当天签订了合约。

  双方签订的合约和合约附件婚礼服务清单显示,服务明细包括主持人、音控师、婚礼跟妆、婚礼跟拍、婚礼跟摄、策划督导、舞台装饰、通道装饰、交界区装饰,以及新人、父母和来宾花饰,以及婚礼各种指示牌,每一项都详细列明费用。

  “整个婚礼收费11500元,我们分两次付费,婚礼之前付费了90%。”廖小明说,签约当天付费了5750元,8月16日之前沟通婚礼流程时再次付费4600元,剩余1150元尾款,双方合同约定婚礼结束再付款。

  一切看起来都很顺利。10月4日中午,艾斯婚尚派了一个现场统筹人员到酒店布置现场,可是,一直到凌晨才有一车布置T台设备到场,其他布幔、红地毯、以及扎花,指示牌都没有提供。 10月5日凌晨4:30分,廖小明收到该公司负责人黄亮一条微信,黄亮说手机掉了,请联系另外一个电话,可是黄亮提供的电话无法接通,此后黄亮的手机也无法接通。

  “那个现场统筹人员一直在现场等公司设备,等到7点半都没有等到,他也联系不上公司。”廖小明说。

  当天下午,婚礼结束后,廖小明父亲前往艾斯婚尚讨要说法,公司已经人去楼空。

  

  10月6日,成都商报记者找到了位于王府井C座的艾斯婚尚,记者在现场看到,该公司玻璃大门紧锁,里面的设备全部搬完,杂物凌乱摆放。门口房东张贴了一张告示:所有艾斯婚尚事宜请联系负责人黄亮,不得擅自进入屋内。

  公开的工商信息显示,艾斯婚尚所属公司为成都盛世天骄文化传媒有限公司,其法定代表人为黄开慧,黄亮是股东兼监事。成都商报记者试图拨打该公司所有能查询到的电话号码,电话均关机,记者发送了短信,没有收到回复。

  “我怎么也没有想到,一个婚庆公司会把婚礼办成这个样子。”负责廖小明婚礼现场统筹的艾斯婚尚员工韩剑秋说,10月5日,艾斯婚尚经办的婚礼一共有5场,由于同样原因,每一场都以“惨淡收场”,“看起来特别寒酸,特别LOW。”

  韩剑秋说,他是黑龙江人,于9月28日入职艾斯婚尚,10月1日,该公司经办了一场婚礼也遭遇了黄亮不给设备商结款问题,后来在派出所干预下才结清。

  “婚庆公司的操作流程是这样的,所有婚庆设备、人员都是从第三方聘请,但是一般来说都是签订合同提前预定好。”韩剑秋说,而艾斯婚尚10月5日的5场婚礼,都是他来了之后利用自身资源临时联系的,为了防止发生像10月1日结款纠纷,他提前跟设备商沟通好,布置一场结款一次,不料,廖小明的婚礼仅到了一车设备。

  “我把这一车设备全部用完,就只能布置了一个简陋的T台。”韩剑秋说,缺乏设备,其他装饰都没有,因此整个婚礼看起来非常“LOW”,显得很“惨淡”。

  事情发生后,韩剑秋试图联系老板黄亮,但是对方电话无法接通,前往公司查看,公司值钱设备已搬完,他也找不到黄亮。“据我所知,公司就我,黄亮,黄开慧三个员工。”

  成都商报记者联系到了艾斯婚尚经办的另外一场婚礼当事人,这位当事人表示,婚礼当天就联系不上策划师黄亮,扎婚车、现场布置等婚礼事宜皆是临时找人花钱完成,整场婚礼没有一个婚庆公司的人,现已立案,交由警方处理。

  

  对此,蓝鹏(成都)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小虎认为,从种种迹象来看,该婚庆公司已涉嫌合同诈骗。

  “从签订合同开始,该公司就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因此人员、设备都没有到场,事后又人去楼空,显然不是因为什么原因导致合同无法履行,而是从头到尾该公司就没有想要履行合同。”陈小虎说,建议当事人报警,由警方进行调查处理。

  四川广力律师事务所律师蒲虎表示,此事是合同违约还是合同诈骗,要从两个主观和客观上来判断,第一,看该公司是否具有履行合同的条件,从事件描述来看,如果该公司自己没有设备和人员,但是如果有下方服务商,如提前与设备供应商等人签订了合同可以保证婚礼服务合同的履行,那么视为具有履行合同客观能力;第二,婚庆公司负责人是否想要履行合同。“公司负责人发生事情后跑路,主观上不想承担责任;人员和设备都是临时找的,客观上不具备履行合同的能力,该公司涉嫌合同诈骗,建议当事人报警。”蒲虎说,目前来看,该公司的民事责任无论如何无法避免,现在需要警方予以进一步调查,看是否需要承担刑事责任。

  来源:成都商报

责任编辑:张迪

江西原发性癫痫病怎么治疗
城市相册
栏目精选
每日看点
重庆正事儿
本网原创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